载入中...
载入中...
2012-5-6 20:39:00
>>宇宙奇遇记
 长长的黑发,瓜子脸上嵌着又大又圆的眼睛,高高的鼻梁和一张樱桃小嘴,加上苗条的身材,这就是21世纪的我——一个大名鼎鼎的女科学家。
    一天中午,正在家中搞一项实验的我接到了一份传真,原来是宇宙上的朋友邀请我去做客,下面写着地址。我便坐上宇宙飞船出发了,到了宇宙后,我才突然想起忘了带那份传真,没有地址怎么去呢?偏偏这时飞船坏了,哎!只好听天由命了。
    天渐渐暗了下来,我正昏昏欲睡时,一阵阵痛苦的叫声从远处传来,“难道还有和我一样倒楣的人吗?”我边自言自语地说边顺着声音向前走,一只大鸟正躺在那里,向我发出求助:“求求你,救救我吧!我很饿,我的翅膀和腿都受了伤。”我大吃一惊,它竟然会说人话,一定是一只不平凡的鸟,我想救它,可现在我也很困难,而且只剩下一块面和一小杯水了,给它吃,我就吃不了了,可转念一想,毕竟它也是一条生命呀,最后我决定救它,我先把大鸟扶进了飞船,再帮大鸟治疗伤口,包扎好伤口后我拿出仅有的食物给它,大鸟便狼吞虎咽地把食物吃完了,我觉得心里十分快慰,我已经从死神手里夺回了一条生命!等大鸟恢复精神后,它告诉我它是一只神鸟,是从一个神秘的星球里来的,由于它天生具有神力,外星人便想利用它来征服所有星球,但它不肯,外星人便拼命折磨它使大鸟屈服。
……
五五06 | 阅读全文 | 回复 | 引用通告
2012-5-6 20:37:00
>>12345

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老虎,

老虎没打到,打到小松鼠。松鼠有几只,让我数一数。

五五06 | 阅读全文 | 回复 | 引用通告
2012-5-6 20:37:00
>>游蓬莱阁
    今天,我们跟随导游游览了举世闻名的蓬莱阁。
    首先我们来到了“人间蓬莱”坊,它位于蓬莱阁景区入口处,中间额题“人间蓬莱”四个闪闪发光的鎏金大字,此为宋代文人苏轼手 迹。经过“人间蓬莱”坊,径直向前走,就到了“丹崖仙境”坊,它金碧辉煌,巍峨壮丽,听导游说,“丹崖仙境” 坊是“仙境”之门,游人若是一步跨过去,就立即成了仙, 若是二步跨过去就成了半仙。 一步成仙后,我们又参观了富丽堂皇的龙王宫,古朴典雅的天后宫,最后来到了“”。据说八仙曾在这里醉后各显神通渡海遨游的,蓬 莱阁即此缘而建。
   “蓬莱阁”一层的壁上刻有“日出扶桑”、“晚潮新月”、“千斛碎玉”、“万里澄波” 、“神山现市”、“漏天滴润”等10处景物的壁雕,二层则是根据“八仙醉酒”的图案所建的塑像。登上阁顶,让人有一种心境开阔、舒畅的超世脱俗之感。居身阁上,眼望蔚蓝的天空,白云朵朵, 眺望海面上波涛万顷,海鸥在海上翱翔,远处,时而有几只渔船打鱼归来,在海上乘风破浪。来到水城欣赏“蓬莱阁”又是一番美景,丹崖山拔海而起,与浩茫的碧水相映,阁楼高居顶峰,仿佛镶嵌在绿荫丛中一颗璨灿的明珠,旁边的灯塔居高临下,雄伟壮观,恰如守护蓬莱阁的士兵,巍然矗立在峭壁上。
……
五五06 | 阅读全文 | 回复 | 引用通告
2012-5-6 20:35:00
>>井水

我最喜欢井水。它虽然不像开水那样清洁,也不像茶水那样散发着芳香,更没有饮料中的许多味道,但是我对井水总有一种亲切感。
    一桶刚从井里拎来的水,轻轻地在地上放一会儿,井水将会慢慢地静下来,很清很静。清地能倒映出我的模样;静地感觉不到它的存在。当口渴的时候喝上一口,或许没有什么味道,可心里觉得有一种很短很短而又清清凉凉的感觉,好比吃了棒冰似的,十分清爽。
    我们家乡的井在庙门口,所以,我们小孩喜欢那口井了,也就喜欢庙,正好比爱屋及乌了。
    清晨,每当家里的水用完了,爷爷便去井里挑水。有时,我也会跟着去,当爷爷把水挑出来时,我就马上拿着自己带来的瓶子,灌半瓶喝下去。这时,早上的气息好像全在这井水之间。喝完后,我只觉得全身焕然一新。
    太阳从东方出现了,燃烧在每一寸土地上……中午降临了。我特别喜欢中午的井水。有时候,我会拿着自制的水瓶去灌水,然后在口渴的时候,静静地慢慢地喝上一口;一阵凉爽的感觉从嘴里到心里,十分凉,十分凉……有时我还会拿着水瓶倒在自己的脸上,真舒坦。
    月亮即将出来了,太阳也随着时间远去了。这时候,在井边的人会特别多。有人会在井边滔米。
……

五五06 | 阅读全文 | 回复 | 引用通告
2012-5-6 19:44:00
>>微笑的理由
砂粒看着越来越远的地球,在宇宙中地球美丽而脆弱。他忽然间明白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回到大海,回到没有任何诺言就在海底无尽等待自己的那一粒砂面前了。
寂静的海底躺着两粒砂,他们相距两尺。一粒砂爱上了另外一粒。他凝视着两尺开外的意中砂,平安幸福地过了好多年。水下风平浪静,砂粒觉得自己很幸福,因为他知道有自己爱的砂可以让自己凝视,不用管水面上的亭台楼阁,沧海桑田。沙滩上现出恐龙的脚印。潮水涌来,脚印消失了,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这与海底的砂粒无关,但是在这一时刻他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:要到自己所爱的砂粒面前对她说爱她。
……
五五06 | 阅读全文 | 回复 | 引用通告
2012-5-6 19:42:00
>>梅花
   我赞美坚贞的松柏,我赞美勇斗西风的篱菊,我赞美莲花的傲视污泥,可我更赞美梅花的傲雪怒放。 
  在百花凋谢之时,唯有梅花生机勃勃。迎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傲然挺立在凛冽的寒风中。数九隆冬,地冻天寒,那傲雪而放的梅花,开得那么鲜丽。股股清香,沁人心脾。  
  那花白里透红,花瓣润滑透明,像琥铂或碧玉雕成,有点冰清玉洁的雅致。有的艳如朝霞,有的白似瑞雪,还有的绿如碧玉。梅花开或有早有迟,在同一颗梅树上,可以看到花开的各种形态。有的含羞待放,粉红的花苞鲜嫩可爱;有的刚刚绽放,就有几只小蜜蜂钻了进去,贪婪的吮吸着花粉;有的盛开许久,粉红柔嫩的花瓣若人喜爱;先前热热闹闹开过的梅花,如今花瓣以凋谢。风吹花落,你不用担心花瓣会摔破,梅花不是娇贵的花,愈是寒冷,愈是风气雪压,它开得愈精神,愈秀气。古人有句话说的好: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”吹拂它的不是轻柔的春风,而是凛冽的寒风;滋润它的不是清凉甘甜的雨水,而是寒气逼人的冰雪;照耀它的不是灿烂的阳光,而是严寒里的一缕残阳。只有具有挑战的生活,才是美好的生活。它是寒意中傲人的芳香,面对如絮飘舞的白雪,她笑得更灿烂了。它从不与百花争夺明媚的春天,也从不炫耀自己的美丽,它有着一副傲骨,也从不骄傲自大。
……
五五06 | 阅读全文 | 回复 | 引用通告
2012-5-6 19:39:00
>>经典哲言

1,记住该记住的,忘记该忘记的。改变能改变的,接受不能改变的。 ,

2,能冲刷一切的除了眼泪,就是时间,以时间来推移感情,时间越长,冲突越淡,仿佛不断稀释的茶。

3,怨言是上天得至人类最大的供物,也是人类祷告中最真诚的部分。

4,智慧的代价是矛盾。这是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。

5,世上的姑娘总以为自己是骄傲的公主(除了少数极丑和少数极聪明的姑娘例外)

6,如果敌人让你生气,那说明你还没有胜他的把握。

7,如果朋友让你生气,那说明你仍然在意他的友情。

8,令狐冲说“有些事情本身我们无法控制,只好控制自己。”

9,我不知道我现在做的哪些是对的,那些是错的,而当我终于老死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些。所以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力做好每一件事,然后等待着老死。

10,也许有些人很可恶,有些人很卑鄙。而当我设身为他想象的时候,我才知道:他比我还可怜。所以请原谅所有你见过的人,好人或者坏人。

11,鱼对水说你看不到我的眼泪,因为我在水里。水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,因为你在我心里。


……
五五06 | 阅读全文 | 回复 | 引用通告
2012-5-3 10:15:00
>>守住一颗宁静的心
 如何守住一颗宁静的心


    生活是一望无际的大海,人便是大海上的一叶小舟。大海没有风平浪静的时候,所以,人也总是有欢乐也有忧愁。当无名的烦恼袭来,失意与彷徨燃烧着每一根神经。但是,朋友,别忘了守住一颗宁静的新,痛苦将不再有。
    每个人的前面,都有一条通向远方的路,崎岖但充满希望。不是人人都能走到远方,因为总有人因为没倒掉鞋里的沙子而疲惫不堪半途而废。所以,主宰人的感受的并非欢乐和痛苦的本身,而是心情。

    当生活的困扰袭来,请丢下负担,仰头遥望明丽、湛蓝的天空,让温柔的兰色映入心田。就像儿时玩得疲倦了,找一块青青的软软的草地躺下,任阳光在脸上跳月,让微风拂过没有褶皱的心。


……
五五06 | 阅读全文 | 回复 | 引用通告
2012-5-3 10:13:00
>>希望在明天?

有些事情不是亲见,你难以置信。
  一个人因户口没法落实,从20几岁到70几岁,上访了将近半个世纪,因此耽误了一生该做的事情,没有工作,没有家庭,没有子女。
  是北京的朋友邮件发给我的,包括对那人的问询,他曾经的身份证明影印件,他露宿街头的照片。
  他坐在被窝里,头戴一顶旧军帽。他的被窝在堂皇高楼的廊檐下面,可以遮风避雨。他有一厚一薄两条被子,可以抵御寒冬。他的家当中还有个杯子,每天赶早到信访办公室接一杯热水喝,迟了就没有了。
  根据自述,他原来是青岛某企业的安装工人,城市户口。应征入伍后,可能与领导犟头倔脑,退伍时上面开的证明不是回青岛,而是发落到他的原籍农村。
  原籍要是能接收他也行啊,可是原籍也不接收,于是他成了一个没有户口的人。白天上访捡破烂,晚上睡马路。
  我的朋友问他上访多久了,他报了个数字:47。是47天吗?不,47年。
  见人惊讶,他波澜不惊地说:比我长的都有,49年的,去年死了。
  他的自述里有多少偏离事实的成分且不论,至少,时间是真实的。他小心翼翼地从贴胸口袋里掏出的那张信函上写着的日期:1964年3月1日,是真实的。那是某县兵役委员会写给部队的退档信。从那一天起,他成了无户口、无业的游民。
……

五五06 | 阅读全文 | 回复 | 引用通告
2012-5-2 10:18:00
>>针脚里的温度
冬天过去了,春天似乎还没有来。已是六九立春的日子,可天气还是阴冷得紧。一阵风吹过,桌上的蜡烛几乎被吹灭了,尔后有燃烧起来,跳跃的火焰又踩起了欢快的步子。  
  眼见又到了要返校的日子,没有钱多买一张火车票,只好让孩子一个人去学校。儿子已经睡下了,明天一早还要去火车站。母亲正借着烛光缝一床被子。被子了棉花也少,薄的要紧,但至少可以增加一点温度。她熟悉地抿了一口线头,眯一只眼,将线穿过那根用了十年的针。她的手有些颤抖,第一次竟穿了个空,第二次才穿进去。这是十年来的头一次,她也顾不着借蜡烛暖暖手,仍然低下头缝着。几缕发丝从耳畔垂下,烛光下依稀认得出花白的银丝。  
  她的针脚走得密密的,一如她缜密的心思,不由得被子漏尽半点风。儿子翻了翻身,她便帮他裹起身上满是补丁的被子。她一直不说话,也不出半点声响,小心翼翼地坐下,继续走着缜密的针脚。
  她想,儿子抱着这床被子去学校,同学们就不会瞧不起他,他把这被子搭在原来的被子上,不知得暖和多少。想着想着,一阵风吹过,她起了两个哆嗦,想喷嚏,随即又忍住。儿子明天要去火车站,不要把他吵醒了。  
  外面的鸡鸣了五更,她扎下最后一针,竟然失了神,针刺入她左手的食指,她忙收回左手,把食指放进嘴里,生怕被子里被弄出半点血迹。
……
五五06 | 阅读全文 | 回复 | 引用通告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 尾页 页次:1/23页  10篇日志/页 转到:
用户公告
载入中...
时间记忆
载入中...
我的相册
最新日志
载入中...
最新评论
载入中...
最新回复
载入中...
我的好友
站点信息
载入中...
   http://bglxx.zje.net.cn/blog/u/1691/index.html  
Powered by Oblog.